天煞令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  • 来源:天海翼在线观看_天使的性电影_天堂2020线线在看中文字幕

  龍塘齋是個老字號的古玩店。時值兵荒馬亂,店主龍三爺慘淡經營,倒也維持下來瞭。這不,年關過後,做成瞭幾單生意,讓龍三爺苦瓜似的臉,也擠出瞭一絲笑意。

  這天,有個客人來古玩店看貨,突然冒出一句話:“老板,你這裡有皇宮裡的東西麼?”

  龍三爺警惕地打量著他,良久才說:“有,有。”拿出瞭些尋常的鼻煙壺之類的,那人看瞭不感興趣,說:“我說先皇的墨寶,有麼?”

  看來這人是識貨之人。自從大清皇帝被趕下臺後,日子一日不如一日,過慣瞭好日子的太監們,就把黑手伸到瞭皇帝身邊。歷代先皇的不少墨寶,題字啊,聖旨啊什麼的,都被他們給偷偷拿走,倒賣到市場上瞭。那人肯定是聽到風聲,所以前來探問的。龍三爺瞇著眼,笑瞭:“有啊,你要哪一朝的呢?”

  那人指明要同治爺的聖旨,但龍三爺拿瞭幾本給他,他還是不滿意。龍三爺看瞭,就問:“你是要‘天煞令’吧?”

  那人聽到“天煞令”三字,雙眼霎時放瞭光。

  同治十三年,江蘇官員胡軼珂以下犯上,被判謀逆大罪,株連九族。聖旨都擬好瞭,就差還沒發出去,偏偏那個時候同治皇帝突然得瞭急病,駕崩瞭。胡軼珂乘著時勢大亂,避過一劫。於是,這道唯一沒有發出去的聖令,夾雜瞭皇帝遭天譴、胡傢先祖有靈之類的傳說,被稱為“天煞令”,從此備受收藏者的青睞。

  那人把“天煞令”拿在手裡,摩挲瞭好久,問:“老板,你開個價吧?”

  龍三爺豎起瞭三個指頭。

  “三萬?”

  “不,三十萬!”龍三爺掩不住臉上的得瑟,“少個都不行。”

  那人臉色變瞭,冷冷道:“實不相瞞,我要的就是這個。三千給你,要,就成交;不要,你後果自負。”

  正是泥人也有性子,龍三爺冷笑:“買賣講的是你情我願。靠這般恐嚇就能嚇倒我麼?你也太小看龍塘齋瞭吧?”

  那人冷笑一聲:“我不是嚇你,我可是胡大帥的人。”

  胡大帥正是當地的軍閥胡霸天,平素稱霸一方。龍三爺氣頭上,怒道:“我還是北洋政府的人呢。”

  那人摔門而去,龍三爺看著他的背影,心中平添瞭幾分憂慮。

  兩天後,古玩店裡突然來瞭一群荷槍實彈的士兵,把店子圍瞭個水泄不通。帶兵的不是別人,正是軍閥胡霸天。龍三爺慌忙跑出來,看到這個陣仗,嚇得渾身哆嗦:“請,請問長,長官,這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  胡霸天傲慢地說:“葛煬,你那天是怎麼跟老板說的?”人群中走出瞭一個人,正是那天的客人。原來,他正是胡霸天的貼身管傢葛煬。葛煬說:“稟告大帥,我當時就警告過他,讓他後果自負。可他偏偏不聽。”

  胡霸天笑瞭:“聽到沒有?要不你乖乖的把那東西給我,不然……你的腦袋可和它一樣瞭。”說完,抬手一槍,那店前的石獅頓時崩開瞭花。

  龍三爺又是打躬,又是作揖,求饒說:“大帥別動氣,千萬別動氣。小人不是不想把那物件交出來,隻是,隻是這事另有隱情。”

  這事還有隱情?龍三爺悄悄說瞭句話,連胡霸天也呆住瞭:“什麼?你說那‘天煞令’是假的?”

  龍三爺連連說小人該死,他從店中取出“天煞令”,遞給胡震天。胡霸天和葛煬看瞭又看,也看不出任何的破綻。

  龍三爺嘆瞭口氣,說:“你們對著陽光看看。”

  胡霸天把聖旨對著陽光一照,在最右下方的角落那裡,果然隱約看到幾個字:“賈亦真”。他臉色一變。時人都知道,這個賈亦真是非常著名的造假高手,他假冒出來的東西,幾可亂真,但他也有個怪脾氣,就是無論做出多逼真的東西,他都要留下自己的印記,這個假“天煞令”,無疑就是他的傑作瞭。

  胡霸天是胡軼珂的後人。他在亂世中崛起,勢力越來越大,但術士給他算命的時候說,要想成就更大的霸業,必須將他命中的“天煞”除去。至於他命中的“天煞”是什麼,術士雖然沒明說,很容易就讓人想起“天煞令”。這“天煞令”原要誅殺胡傢九族,當然對胡霸天的大業不利瞭。可沒想到當他打聽到“天煞令”的下落後,卻居然還遇上假的?

  胡霸天灰溜溜地回到府上,卻見下人慌不迭地迎過來,說:“稟告大帥,府上出事瞭。”原來有人在大門寄刀留柬,聲明信箋要交給胡霸天。

  胡大帥打開一看,信中隻有寥寥幾字:“天煞令在我等手上,若想取回,須得答應與我等合作,不得反悔。你若答應,隻需把風聲放出去,我們即與你聯系。”署名是“郭自強”。

  胡霸天腦海裡出現瞭一個年輕人堅毅的形象。這個郭自強是革命黨人,不久前他來遊說胡霸天和革命黨合作,起兵反對北京政府。可胡霸天哪裡耐煩聽他囉唣,找人想把他逮瞭,沒想到這人非常的機警,在軍警到來前,跑個無影無蹤瞭。

  看來這個郭自強還不死心啊!胡霸天陷入瞭沉思,過瞭良久,他喚來葛煬,吩咐瞭一些事情。

  沒多久,胡霸天要和革命黨合作的消息傳遍瞭全城,郭自強也很快作瞭回應,約定獨自在三日後的十裡亭見面,商討合作的事宜。

  三日後,十裡亭附近風平浪靜,胡霸天不帶任何的護衛,在亭子裡等候著。午時將到,郭自強也孤身一人,提瞭個盒子前來。他來到胡霸天面前,不卑不亢地說:“大帥,你可來的真準時啊。”

  胡霸天笑瞭:“郭兄弟,我可真佩服你,你自個兒就敢單刀赴會瞭?”

  郭自強說:“甭說是單刀赴會,便是刀山火海在眼前,我們也照樣上前不誤。”

  胡霸天鼓起掌來,問:“東西拿來瞭嗎?”

  他說的是“天煞令”,但郭自強拿給他的卻是合作文件。胡霸天不動聲色地看完,把名字簽上。郭自強看瞭文件,滿意地點瞭點頭,把盒子遞瞭過來。

  盒子蓋一點點地打開,終於,詔令露出瞭一抹金黃。就在此時,郭自強突然掏出一把匕首,往胡霸天當胸刺去。

  原來革命黨人本打算與胡霸天合作,然而經過觀察,發現胡霸天的行徑更讓人發指。要把革命進行下去,胡霸天這種軍閥非得鏟除不可。於是,郭自強想出瞭這個“明為合作,實為刺殺”的法子。

  這時,胡霸天慌忙閃避,肩膀卻仍被刺中,鮮血長流。郭自強正要進一步結果瞭他,沒想到後面突然傳來“砰”的一聲槍響,他中槍緩緩倒地瞭。

  胡霸天拿到“天煞令”,大笑:“饒你精過鬼,也逃不出我胡霸天的掌心,哈哈。”

  此時,已奄奄一息的郭自強強行爬起來,說:“我,我要和,和你同,同歸於盡……”說罷,手指便要往腰間按下去。

  原來他藏著炸彈?胡霸天嚇得幾乎魂飛魄散。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,槍聲再度響瞭起來,郭自強終於身子一歪,倒地不動瞭。這時,四周槍聲大作,埋伏在附近的革命黨想沖過來,但被胡霸天的人攔住,雙方交起火來瞭。葛煬帶著幾個士兵沖瞭過來,趕緊護送胡霸天離開。

  胡霸天驚魂甫定,再看看那“天煞令”,卻氣得七竅生煙,原來,這詔令同樣有著“賈亦真”三字。看來,要找到真品,還得費一番功夫。

  幾天後,葛煬興沖沖地回來,說:“大帥,你看我帶瞭誰回來?”

  胡霸天一看,是個幹瘦的男人,這人,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賈亦真。

  問起“天煞令”的事,賈亦真說:“沒錯,是有人找我仿造過這個詔令,而且價錢不低。我一共給他們做瞭兩份。”

  據賈亦真描述,來仿造的人正是郭自強。但僅有的兩份“天煞令”贗品,怎麼會散在不同人的手裡呢?胡霸天突然一拍大腿:“我明白瞭。”

  很快,士兵再次把龍塘齋圍瞭起來。胡霸天大馬金刀地往店裡一坐,指著龍三爺怒罵:“好你個逆賊,居然和革命黨勾結,想奪我性命。幸好大爺命大,不然,可不讓你們得逞瞭?”

  龍三爺並不申辯,而是徐徐脫開外衣,露出瞭裡面白色的孝服。他冷冷地說:“我知道你會找上門來的。遺憾的是,自強不能親手殺瞭你這個惡霸。”

  原來,郭自強竟然是龍三爺的小兒子。他自小接受西學,後來還參加瞭革命。為瞭不連累傢人,他改名換姓,取名為“郭自強”,即國傢自強之意。

  胡大帥要得到“天煞令”的事為革命黨知道後,革命黨人一致認為這是刺殺胡霸天的最好機會。於是郭自強找到瞭賈亦真,仿造瞭兩份詔令,一份給龍三爺,讓他暫時應付危機,另一份則作為誘餌,用以行刺胡霸天。沒想到刺殺功虧一簣,郭自強也犧牲瞭。

  胡霸天說:“真的天煞令呢?交出來。”

  龍三爺大笑:“你以為我會親手交給你麼?除非……”

  胡霸天問:“除非什麼?”不知不覺地往龍三爺靠近瞭幾步。

  龍三爺突然抓起他的右手,往他的手指狠狠地咬瞭下去。這一下痛徹入骨,胡霸天慘叫起來,旁邊的侍衛沖上前去救駕,費瞭九牛二虎之力,才終於把胡霸天的手指從龍三爺的口中拉瞭出來。

  胡霸天暴跳如雷,大吼著:“給我斃瞭!斃瞭!”

  龍三爺被拉瞭出去。這時,葛煬匆匆忙忙地走過來,遞過一個盒子:“恭喜大帥,賀喜大帥,天煞令總算找到瞭。”

  胡霸天展開一看,果然是真的“天煞令”,他顧不上手指的疼痛,在詔令上摩挲瞭好久,洋洋得意地說:“這回,老子的霸業,是天皇老子也攔不住瞭,哈哈。”

  沒想到,胡霸天手指的傷口到瞭夜裡就變黑,整個人發燒說胡話,終於熬不過清早,一命嗚呼瞭。他臨到死也沒想到,龍三爺早有準備,在詔令上塗上瞭劇毒,而臨死前拼命的一咬,正是要送他最後一程。